党史军史公安史专家齐聚梅州探讨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历史定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23

  斑驳的墙垣、灰雕的人民公安第一代警徽、与警政有关的碑刻、毛笔书写的标语10月25日,这座静谧矗立在梅州市大埔县茶阳镇的砖混结构三层木棚瓦房,迎来了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中央党史研究室、全国公安文联等单位的20多位专家学者。当天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历史定位研讨会在梅州大埔举行。

  研讨会上,党史、军史、公安史等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阐述和讨论了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的背景、经过及其政治影响、现实意义。

  “召开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历史定位研讨会,不仅是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的具体举措,更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信念表达。经过考察论证,进一步明确了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的历史定位,极大地丰富了人民公安警史,也为梅州的红色苏区历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研讨会上,梅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宁惠军如是说。

  地处粤东北的梅州,是闽粤赣边区中心,历史悠久,人文底蕴深厚,被誉为“世界客都”,是广东唯一全域被确认为原中央苏区范围的地级市和重点革命老区。其中,梅州大埔更是广东接受新民主主义思想传播较早的一块红色土地,在这片热土上,涌现了大批仁人志士。

  走进位于梅州市大埔县茶阳镇万川路的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旧址,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砖混结构的三层木棚瓦房,大楼正门上方灰雕的人民公安第一代警徽赫然入目。推开锈迹斑斑的铁门,大门右边墙面上镶嵌着4块清道光、同治和民国时期与警政机构相关的碑刻,上堂左右两边是两间监牢。

  秋日的阳光洒在斑驳的墙垣上,用毛笔书写的“警所重地,闲人勿进”和“奸臣党羽计谋多,欲把雄军入网罗”等标语依稀可见,将人们的思绪带回到那段烽火岁月。

  1927年9月16日,为接应南昌起义部队入粤,中共大埔县部委全力组织策应,举行大埔县城茶阳暴动,一举夺取了政权,成立了大埔县人民革命政府。9月18日,南昌起义部队主力在大埔农军的引导下进驻大埔县城茶阳。

  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中共广东省委有关决议及暴动工作纲领,19日,李立三、彭湃、朱德等出席欢迎南昌起义军大会并作讲话。会上,中共中央前委将大埔县人民革命政府改为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委任中共大埔县部委书记饶龙光为政府主席,郭瘦真、郭栋材为副主席,李卓寰为公安局局长,并赠送步枪150支,由担任公安局主要警力的大埔县农民自卫军独立第一团第一连留守县城,负责卫戍任务,维护治安,并反动分子。由此,中共领导的人民公安机关——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诞生。

  作为“政治警察”机构的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成立后,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革命、保卫工农革命政府、禁烟禁赌、实行土地革命等一系列运动,严格按照中共部队的规定整顿警风、严肃警纪,张贴“安民告示”,明令不准扰民,并日夜严密布防,加强巡查警戒,保境安民,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活动,其间处决了4名反动分子。同时,发动群众参加起义部队,帮助筹粮捐款缝衣,帮助部队补给和搜集情报,全力支援南昌起义军。

  10月1日,南昌起义三河坝战役打响,大埔公安战士和农军紧密配合战斗。在与敌军激战三昼夜后,朱德率领部队向饶平进发,大埔县公安战士和农军协助朱德部队据守三河坝,做好向导和送粮送水工作,掩护主力撤退。

  10月4日,大埔商团军反扑县城,中共大埔县部委、工农革命政府、公安战士及独立第一团第一连指战员被迫撤至茶阳太宁,继而转移到埔南桃源的东爪坪整训,最后转入农村山区,继续开展武装斗争,管家婆王中王论坛 资料那么就要减少这,创建了多块红色革命根据地,领导苏区人民反击的。

  10月12日,部分精干警力掩护朱德、陈毅等人突围到达闽西,后随朱德走上井冈山会师。其中有5名参与当年暴动和公安工作的同志先后到瑞金国家政治保卫局工作,保卫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领导人,随后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

  红色基因在一次次的抗争中深植于梅州大埔。如今,见证历史的革命旧址仍在,带着今日的参观者重温艰苦抗争岁月,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青年不断前进、不断发展。

  丹心筑忠诚,不忘来时路。当天下午,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历史定位研讨会在大埔县湖寮镇举行。党史、军史、公安史等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畅所欲言、集思广益,从不同角度阐述和讨论了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的背景、发展经过及其政治影响、现实意义。

  “这次,我是被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消息所吸引而来的——大埔发现了工农革命政府的公安局。”从事民主革命历史研究20多年的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李蓉说,在其所见到的档案文献资料里,迄今为止还没听说过在1927年9月就建立了公安局。“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全国公安文联警事收藏协会主席、湖北省公安厅原副厅长、湖北省警官学院原党委书记赵志飞则认为,1927年9月19日成立的中共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是中共独立控制局部地区政权后,创建的首个县级工农革命政府公安机构,是中国领导下的早期基层人民政权建立公安机关的最初实践,在中国人民公安发展史上有着发端性的历史地位。

  “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虽然存在时间很短,机构还不健全,但它是中国独立领导建立革命政权、实行工农民主专政以及人民民主专政的最初尝试,是独立行使人民公安职权的开端。”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教授黄振位说。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徐占权则认为,大埔县公安机关的建立不是一件小事,影响很大。研究大埔县的公安历史沿革不能仅限于大埔县,视野要更开阔,要放眼全国,这样才能够比较出大埔县公安机关的不同。

  南方医科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原院长林雄辉教授认为,构成人民公安需要三个要素。“第一必须是中国领导的组织,这个区别于和国民政府建制下的公安;第二,必须是革命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有了政权才有公安,它是一个政权的组成部分;第三是有特殊职能的常设专职机构,而不只是有公安属性的临时组织。”因此,他认为大埔县公安局处于人民公安起源阶段,符合这三个构成要素,具有领“人民公安成长之先”的理论依据、组织保障、行为业绩。

  南京理工大学副研究员、警史研究专家王虹铈通过阐述一系列论据后认为,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是早期建立人民公安机构的一个尝试,是人民政权公安保卫组织的首创发端。

  经过研讨论证,会议初步理清了错综复杂的历史脉络。与会专家认为,从目前考证情况看,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是中国独立领导建立的首个县级公安局。这一发现,不仅进一步丰富了人民公安史,也为梅州的红色苏区历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个课题是非常有意义的,这不仅仅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的红色资源利用的问题,更是对无数为人民公安事业奉献出热血、生命的先烈的怀念,是对至今仍然战斗在公安战线的广大公安干警的尊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大校陈力说。

  研讨会上,专家学者们还对进一步完善史实资料、挖掘意义内涵、旧址修复保护等方面提出了建议。

  目前,该旧址已被有关部门确认为批准为“广东省红色革命遗址”“梅州市公安民警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大埔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现正加紧向相关部门申报“文物保护单位”“党史教育基地”等,努力打造全省乃至全国一流的公安民警红色教育基地。

  “研究领导下1927年9月19日在梅州市大埔县成立的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发源史记,意义重大,是回答我们人民公安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重大历史性课题。”赵志飞表示,与会专家学者前期调研工作站位高、论证严、功夫深、成果大,为研讨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为全国的警史研究提供了梅州样本,更为丰富和充实中国领导下的人民公安史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赵志飞认为,1927年9月19日成立的中共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是中共独立控制局部地区政权后,创建的首个县级工农革命政府公安机构,是中国领导下的早期基层人民政权建立公安机关的最初实践,为巩固和保卫人民政权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维护社会治安、配合南昌起义作战等方面作出重大贡献,在中国人民公安发展史上有着发端性的历史地位。

  “从现有的中国警史研究成果来看,我们至今还没有发现与此出现冲突的反证。我认为这个研讨是实至名归,严谨准确,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赵志飞说。

  关于后续保护开发工作,赵志飞建议,当地应尽可能深化调研和文物收集,让这段历史更加鲜活,比如收集大埔县公安局存续期间开展的相关活动、公安局局长的回忆录等;其次,申请建立省级以上革命旧址纪念馆,做好文物保护工作,整旧如旧,重现原貌;同时,申请挂牌警察教育基地,弘扬公安警史文化;最后,形成调研文章,扩大宣传,直至写进人民公安史。

  “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的性质,决定了公安局的性质,也是公安局的母体和载体。所以,首先在此确立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成立的史实及性质,以证明公安局的性质。”黄振位表示,从目前掌握的材料看,可以证明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已经是由中共独立领导建立的红色政权,并且相关资料显示,从1927年4月12日至9月19日期间,在中共广东组织领导建立的十多个县一级革命政权中,尚没有发现设立公安局的机构。

  根据以上考量,黄振位认为,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是中共独立领导建立的第一个县级公安局,也是中共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政权设置的全国首个县级司法机构,是工农民主政权司法机构的首创。

  黄振位表示,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虽然存在时间很短,机构还不健全,但它是中国独立领导建立革命政权、实行工农民主专政及人民民主专政的最初尝试,是独立行使人民公安职权的开端。

  对于革命旧址的修复,黄振位提出几点建议:首先,革命旧址的修复要严格执行国家文物法和遵循法律等的相关规定,要切实维护革命旧址本体安全和特有的历史环境风貌,最大限度保护和呈现历史真实性、风貌完整性和文化延续性,做到“修复旧址、修旧如旧”。

  其次,旧址修复后,要落实固定日常工作经费和专职管理(讲解)人员,要编写革命旧址简介,免费对外发放,同时编写解说词,经审查后对外宣传讲解,以充分发挥宣传教育效果。

  姜廷玉表示,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的历史地位研讨很有意义,它有利于了解和铭记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公安史,有利于对公安历史遗迹的保护和利用,有利于对广大公安干警进行传统教育。

  关于定性问题,姜廷玉认为,表述很多,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党领导的红色政权”,二是“县级”。“我个人认为,可以留有余地,认定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为中国领导下的早期县级公安机关。经进一步的考证研究,也可以说是第一。”

  “人们去观看历史遗迹,是通过观看历史原貌去了解历史,最重要的是要保留好特征标志、文字等。”在旧址保护方面,姜廷玉建议,要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保持历史原貌,同时修复处理石碑文字,增设陈列等。

  “这次,我是被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消息所吸引而来的——大埔发现了工农革命政府的公安局。”从事民主革命历史研究20多年的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李蓉说,在其所见到的档案文献资料里,迄今为止还没听说过在1927年9月就建立了公安局。“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李蓉表示,大埔县是红色热土,是广东第一个成功申请苏区县的地方,目前三河坝战役纪念园已经打造得非常不错了,现在又挖掘出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以此为契机,打造全国公安系统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党性教育基地是非常有希望的。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能提供个热血传奇私服的要复古的不要,资料收集整理工作难度较大,但有了这么一个难得的旧址,那我们就要好好下功夫,收集完善更多资料,打造红色教育基地。”李蓉说。

  如何维修旧址?郭必强建议,一定要保留历史的原貌,并且考虑革命文物地理环境的整体性。他希望设立人民公安旧址维修委员会,在大埔县工农革命政府公安局旧址中间实现实景复原,而后周边增加其他联合建筑,成立史料陈列和人民公安展馆。“如此一来,史料陈列与原始资源将形成标配,我认为是非常好的。”郭必强说。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蝴蝶心水主论坛| 开奖现场直播| 大黑象心水论坛| 最准的大小中特资料| 香港平特一肖研究基地六合论坛| 聚宝盆王中王心水资料|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彩图| 一肖中特死公式规律|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 管家婆铁算盘一句解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