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寿命比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女网球职业选手都要长。她超越了网球领域,成为许多重要文化、社会和性别问题的领导者。她过着非凡的生活,”埃弗特在给美联社的短信中写道,“毫无疑问,未来将继续打破玻璃天花板。”